银河国际人物
您所处的位置: www.9992019.com  银河国际人物  校友

庄茂奎

发布编辑: 发布时间: 17-04-06浏览( 885 )

扬帆万里踏浪行

---记全国劳动模范、青岛远洋运输有限企业船长庄茂奎

大海飞行靠舵手/万物生长靠太阳/雨露滋润禾苗壮….”,正是伴着这首当年万人传唱革命歌曲,青岛远洋船长庄茂奎跨出了远洋船员生涯的第一步。做一名“captain”---驾驶巨轮驰骋大洋的远洋船长,是那时他最大的人生理想。如今,他已是一名具有40年远洋船龄、27年船长驾龄的老船长。从太平洋到印度洋,从好望角到合恩角,从苏伊士运河到巴拿马运河,长长的航线上,留下了他为国家远洋事业拼搏奉献的人生足迹。

40年来,庄船长先后干过11艘船,安全飞行184万多海里,不仅为国家创造了数千万的经济效益,而且带出了一批高素质的船员队伍。1989年,他被评为山东省劳动模范, 2003年被授予全国·劳动奖章,2005年获全国劳动模范称号。

 

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

从一个农村娃儿成长为一名受人尊重的远洋巨轮的船长,庄茂奎始终认为,没有党和国家的培养,就不会有他的今天。作为党的干部,自己必须调准人生的准星,任何时候都要想着国家和企业给予了自己多少,自己能够为国家和企业多做点什么。

1985年,他驾驶谷海轮去罗马尼亚卸货,眼看着货物快卸完了,可下个航次的任务还没有着落。企业通知他,卸完货后船空载去美国。像谷海轮这样的大船,一天成本费要十几万元,想着国家和企业因此可能蒙受的损失,庄船长坐不住了。他多次打电话与中国驻罗马尼亚大使馆联系寻求协助,商务处负责的同志表示爱莫能助。他并不气馁,掰着手指头给该同志算了一笔帐。或许被庄船长的精神所打动,使馆商务处终于给联系安排了3万多吨化肥,之后又将其他船不愿装的3台钻机、20多箱拖拉机备件、270辆卡车也交给谷海轮运输。像捡了元宝似的,庄船长马上兴冲冲地安排船员扫舱待装,对货物绑扎加固。航次结束后一算,这个航次谷海轮挣了370多万美金。

对公家的钱,庄船长总是斤斤计较,恨不得一分钱掰成两半来花。一次,企业安排船在日本船厂修理,给他批了45万元修费理。他没白没黑、跑上跑下,对工程质量和进度进行监控,一天要跑几个来回。船厂哪个项目派了多少人,安排了多少修时,用了多少耗材,他一一作了详细记录。修理结束时,船厂提供了一份工程帐单,让他签字确认。庄船长接过帐单一看,发现与实际情况有出入。提出质疑,对方一口咬定绝不会错。于是,他不动声色地拿出自己作的记录,与厂方据理力争。铁证面前,对方一看就傻眼了。一向以认真自负的日本人,最后不得不按船长的要求重新计算,最后从总修理费中砍去了31.5%。此举为企业节省了一笔不小的开支,也让外国人真正领教了中国船长的利害,在国际上维护了中国船员的形象和声誉。

在琥珀海轮,流传着庄船长打手机打掉了一个卫生间的故事。原来,上船时儿子把自己的手机送给他用,好让他经常给家里报个平安。令家人想不到的是,却把手机作为了船上的业务电话。一次,从高频电话里庄船长得知电厂计划安排一艘晚到的船先靠卸。这样一来,他的船将不得不在锚地抛锚等待,白白损失几天的船期。在庄船长眼里,这简直比自己损失了几万块钱还难受。船上卫通电话费用高,他拿起儿子送的手机就与租家、电厂调度和企业联系靠泊事宜。一天下来,他手机电池就换了三块。经多方交涉,琥珀海轮终于得以提前靠港,节省了两天船期。一来二去,那个月他的手机话费交了1700多元。在青岛,当时足以买一个卫生间的面积。老伴十分纳闷,打电话询问怎么会事儿。听了船长的说明,老伴埋怨道:花自己的钱去办公家的事,老庄你这是为个啥?他在电话里嘿嘿一笑,说:没有公家哪来的小家,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!

 驾驶台就是我的岗位

俗话说:跑马行船三分险。做了二十五年的船长,却没发生过一起责任性安全事故,庄茂奎船长所创造的安全记录,在航运界也称得上是一个奇迹。

从第一次干船长起,庄船长就养成了一个习惯:晚上睡觉再晚,早上5点半也会准时起床,起来后先上驾驶台巡视一遍;白天再累,也从未在24点前睡过觉,睡觉前必须检查一遍全船安全防火情况。这一习惯,他几十年在船一直坚持了下来。

生活和工作中,庄船长是良师和挚友,但不管是谁,若在安全方面出了问题,他又会严厉得不讲情面。一些和他同船的船员,都有过因没戴安全帽或系安全带等被他批评的经历。琥珀海轮进出长江需要17多个小时,虽患有腰椎间盘突出,但每次他都坚持在驾驶台值守。累了,喝杯咖啡,困了,就用冷水冲一下脸。一次进长江,一名船员看他十分疲劳,好心劝他:船长,您下去休息一会儿吧,这儿有大家呢?庄船长当即回答道:保证船舶安全是我的职责所在,这时候,驾驶台就是我的岗位!”

沿海航区复杂、周转快、靠离码头和进出长江频繁,但在庄船长的指挥下,琥珀海轮一次次化险为夷。在该轮工作的54个月、1600多个日日夜夜里,他的船共完成了159个航次,进出长江318次,靠离码头630次,没发生一起安全事故

他是值得信赖的

每上一艘船,除了安全外,庄船长最关心的是船舶每个航次的运量、船期、可控成本、港口使费等数据,用他自己的话讲,就是既要开好船,更要开明白船。

179航次,琥珀海轮由韩国驶往连云港装煤。当时16号台风正影响附近海域。庄船长根据大量气象信息预报分析,判断台风不会对飞行海域造成太大的危险。于是,完货后他果断地下达了开航的命令。飞行途中,了解到另一艘同一卸港的船舶已经抵达长江口,而且安排在他的船前面进江。一定要抢在前面靠泊!打定主意后,庄船长马上着手修改航线,提高了航速。终于,在飞行至南通水域时,琥珀海轮超过了该轮,提前两个小时靠泊,受到了租家的称赞。

船舶完货后4小时开航,属于比较正常,而琥珀海轮由于各项准备工作都赶在了前面,几乎每航次都在完货后1——2小时内即开航离港,最短时只用了30分钟。几年来,节省船期多达33天,合人民币260多万元。在为租家提供了优质服务的同时,也为企业创造了最佳的经济效益。

多年来的紧密合作,庄船长带领琥珀海轮与租家、货主、港方建立了一种同频共振、互利双赢的合作伙伴关系,租家甚至把留他在船上干作为一个重要条件,向企业提出了要求。回家休假不到一个月,租家、货主电话就会跟踪而至,一个接一个催他上船,用他们的话讲,有你老庄在船上,大家放心!一位租家在向琥珀海轮赠送锦旗时,曾深有感触地说:庄船长是个不可多得的好船长,他与琥珀海轮值得大家信赖。

管船要像居家过日子一样

无论在什么船,庄船长心里都揣着一本经济帐,用他的话说管理船舶要像居家过日子一样,必须严格管理,精打细算

庄船长把技术革新作为琥珀海轮增收节支的一条重要途径。过去进出长江时,琥珀海轮一直使用轻油,与重油相比,不仅消耗大,费用也高。按当时价格计算,一吨轻油约200美金,一吨重油却只有130美金,每吨相差至少70美金。能不能在确保船舶安全的前提下,以重油代替轻油呢?为了解决其中的技术难题,他找到了轮机长,做通了他的思想工作,然后组织轮机部骨干力量进行反复研究试验,取得了成功,从而在琥珀海轮探索出了一条以重代轻增收节支的新路子。从1999年至2004年,仅进出长江以重代轻一项,琥珀海轮就节约费用340多万元。

在庄船长上琥珀海轮前,由于辅机工况不好,无论飞行还是停泊,一直两台辅机同时运行。如何解决这一历史遗留问题,降低燃油消耗,实现辅机单机飞行,是庄船长上船后心里一直在琢磨的事情。在他的支撑组织下,船舶技术人员日夜进行攻关,对辅机彻底检修、反复调试,最终恢复了单机飞行。与过去相比,每天可节省轻油0.9吨,节省滑油30多公斤,五年多时间,仅单机飞行一项就节约轻油1653吨,约合人民币263万元。

在庄船长的带领下,几年来琥珀海轮节约航修天数折合人民币100余万元,累计节约各种物料、备件、油漆等155万元,机电设备完好率达到了99%,应急设备完好率100%。在港监、船检等部门例行检查和港口国检查中,均以无缺陷的好成绩顺利通过,受到了当局官员的好评。

远洋船员常年飘泊海上,与家人分离的时候多,相聚的时间少。38年来,庄茂奎船长只陪家人过了六个春节。庄船长常把自己比作一滴海水,而中远集团就是那浩瀚的海洋,是远洋学问哺育了他,是企业给了他施展才能的舞台,他的根已深深地扎在远洋这一深厚的土壤上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